为航空梦从南方到北方,结识了二十四位兄弟姐妹

栏目:时尚 来源:国粹书画网 时间:2019-09-23

又快入夏了,天气越来越温暖,满城的人们脸上溢着笑,让人高兴的是,经过几年的治理,北京的空气质量初见好转,清新而透明,天空湛蓝,阳光照在建筑物上,洁净的晃眼。仿佛一尘不染,北方的燕山山脉抖落平日里满头脸的尘雾,巍峨连绵的在天边摇曳晃动。这样的天气很容易让我想起沈阳,一座我度过从二十岁到三十岁黄金时光的城市。

对于南方长大的我来说,已经习惯了在冬春两季为了远离屋内的阴冷潮湿,在不下雨的时候尽量在室外活动,钻进钻出被窝之前下无数次决心;到了夏秋两季,火毒的太阳烤化了空气,让人无遮无掩,人们使劲摇晃着扇子,徒劳地抵抗酷暑,提到南方的秋天,挥之不去的是声嘶力竭的蝉鸣,不知它们藏身何处,总也不能摆脱,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你,此时,秋老虎是至高无上的王者,此外,你还要面对的是被烤的一跺脚就能腾起一股烟尘的土地,以及空寂无人的诺大院落,枝头树叶斜三横四,无力地耷拉着,仿佛狗儿们伸出的舌头,自云:爱咋咋地。

但沈阳不同,夏秋两季是最好的季节,阳光灿烂,天纯净湛蓝,这里的云大手笔,常见空阔的天际只一抹粗壮的飞白,从此地平线到彼地平线,纵横九万里,再无一点一滴多余,地上的人们都会抬起头来注视着这天上唯一的舞者,那一刻,天与人相对好奇。沈阳的绿化很好,高大笔直的乔木让天空显得更加深邃,在大街上,在公园里,无论在哪一处,环顾四望,不必担心不见金黄与鲜绿的树叶爬满枝干,层层叠叠,风起处如万千笑颜绽开,整个世界恍若无数生灵在舞动。这里地处温带,到了夏末秋初,空气中早晚透着清凉,皮肤总是干爽着的,浑身柔细的汗毛都抖擞起了精神,即便是露水三两颗,也能让你蓦然察觉那点滴的湿意。而在此时的南方,即便一天冲上二十次凉水澡,也觉人生了无意趣。

四岁之前,我一直生活在沈阳,之后便去了南方,只在8岁的时候回来生活过一段时间,按理说,十五年,足够让一个人习惯某地的气候,但于我并非如此,因为体形的关系,即便南方阴湿,过冬也易如轻舟万山,但度夏仿佛蜀道青天了,就是在这样一个季节,我从好似蒸气浴室一般的南方城市,来到了这座干爽明朗的北方重工业中心,当然,这种比较只是在气候上而言。而能让我逃离酷暑的,就是那“万恶”的高考。

三十多年前,当时的国家领导人之一林副主席,很怕美帝国主义者袭击中国年轻的国防工业(他们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意图),于是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大三线运动,一些重要的具有战略意义的尖端国防企事业单位离开原来所在的大城市,撒入祖国大西南的丛山峻岭当中,父亲工作的单位就属于这样性质的研究所,从事的是放射性材料的勘探、开采以及利用方面的研究。在我四岁的时候,母亲从位于沈阳的航天工业部最大的地空导弹工厂调离,来到父亲工作的这家核工业部的研究所工作。

这座城市,一切均好,美食尤甚,时至今日,湘菜依然是我的最爱,对于其他的菜系,尤其是虚伪的川菜,概嗤之以鼻,不仅美食,凡涉及人生观价值观的诸多理念,已然是地道的本土人。只是一点,湖南是典型的农业大省,对于知识分子成堆的单位来说,高考成了所里孩子们唯一的出路。

但是,我与我的同学们有一点不同的是,我几乎命中注定要就读于沈阳航空工业学院。自打初中时读了《飞艇与飞机》这本书之后,别着了魔一般梦想着从事伟大的航空事业。那些划过长空的航空器在我看来漂亮的实在没招儿,只可惜太贵,国家也不让买(我说的是轰炸机和战斗机)。在我的思维中,英雄只有一类,就是那些驾驶着早期飞机横穿高山大洋的孤胆飞行英雄们,不但好玩,还有饭吃,一举两得。直到今天这个爱好我仍然保持着。并且从我申报的志愿可以看出我对航空的热爱:提前录取院校报空军工程学院和空军通信工程学院,重点院校报北航南航哈船舶,普通院校报沈航昌航郑航,大专院校报华北航天。

为航空梦从南方到北方,结识了二十四位兄弟姐妹

为航空梦从南方到北方,结识了二十四位兄弟姐妹

可是在湖南分数线高的要命,分数段密集的邪乎,梦想中的北航不要想,除非我的水平够上清华。提前录取更没戏,视力不行。于是便只剩下三所非重点普通航空院校了,昌航根据我当时简单的近乎幼稚的逻辑推理,跟强五联系在了一起,不是很爽,那飞机看着不怎么威风;郑航,好像不跟什么飞机搭界;沈航,与伟大的沈飞近邻,中国制空战斗机的故乡,攻击,攻击,只有战斗机才是天空的王者。就它没跑了。

那一年高考结果下来了,我比本科分数线高三分(本科线比大专线高一分),比重点线低三分,我如愿以偿,终于可以投身热爱的航空事业了。

报志愿的时候填的是工业设计!!!

然而无论如何,这成就了我与二十四位兄弟姐妹的缘分,让我们朝夕共处了四个春夏秋冬,快乐的、舒心的(除了考试以外)、无忧无虑的胡吃海塞的四年。这四年里,我除了本职学习以外,还学会了打麻将,弹吉它,喝酒,吹牛等诸般手艺。谁说大学里培养出来的人是高分低能?这是硕果累累的四年!

为航空梦从南方到北方,结识了二十四位兄弟姐妹

转眼二十多年了,以前总嘲笑那些动辄发出“时光飞逝,岁月如刀”感慨的长辈们,如今也轮到我来发这感慨了。许多事没有经历过,体会不出那令人唏嘘的感触。当年那些事都如在眼前,只是当年一起混日子的二十四个货们如今已经少了一人。

人生既短且长,总是会听到那句“要好好享受当下”,似乎也总没有完全弄清这句话的具体意思,模模糊糊的欲说还休,不过写出这些文字时,二十四位兄弟姐妹的形象都在眼前,一点也不模糊。

祝大伙儿都好吧。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